2015年12月30日

刈包周歲慶生月

所謂慶生月,就是假慶生之名,行吃喝玩樂之實。

。蓬然心動
首先,要按照顧家優良傳統,穿蓬蓬裙慶生。這次我們直接到捷運圓山站附近的《繽紛樂園》,平日下午根本包場,各種顏色、蓬度的蓬蓬裙任君挑選,正所謂「包」「君」滿意哪。(我到底要玩多少文字遊戲才開心)

開心的是我,換裝的刈包可是一點也不開心,換到第三套的時候已瀕臨崩潰,不知道是討厭穿脫衣物、討厭穿蓬蓬裙、還是討厭那麼粉嫩的顏色,蓬裙全制霸的目標並沒有達成,不過換了三套也算值回票價啦,跟婚禮換婚紗差不多。


。吃吃蛋糕
我喜歡這張,一生只有一次的一歲生日,要快樂一輩子。


。變身嘻哈與柚帽小童
呃,純粹是彩衣娛親。

。野餐包
好天氣去大安森林公園野餐,雖說是野餐,但刈包也只能喝奶跟吃一點米苔目...其他點心都被媽媽跟阿姨吃光光了。不過能躺在藍天白雲下喝奶相信是件很愜意的事情吧。


。有刈包的壽宴
訂了金華街綠色巷弄裡的「找找」私廚,雖說幫刈包慶生只是掛羊頭,但還是很認真(任性)地跟私廚討論菜色能不能有刈包(找找:我們是做法式餐點捏)(但還是做出了刈包好棒棒)、又把餐後甜點加價改為蛋糕,客製化真不錯。刈包看我們吃飯,偶而嚐點水煮玉米筍、水煮蘆筍,還偷摸朋友小女娃的小腳(這在古時候是要負責的耶)...,又是遂行媽媽個人口腹之慾的一餐。


。海邊的沙包
這個有另寫一篇:[福隆] 刈包變沙包

明年生日也要比照辦理喔!繼續吃喝玩樂一整年~~耶!

隱而不娘的《刺客聶隱娘》




生了兩個小孩,能好好地看場電影,是奢侈;能好好地看場侯孝賢的電影,是奇蹟;能好好地看兩遍侯孝賢的電影,是癡人說夢。

好,那今天就來當個痴人吧。不過這電影是在家裡看的,不是進電影院,所以無關乎奢侈奇蹟或癡人說夢,純粹是用寶貴的睡覺時間來換取一點點的脫離現實。

不知道是《刺客聶隱娘》比較好懂(可是剛上片時又有一堆說看不懂的文章跟新聞?)、還是我比較不會打瞌睡了(甘五科林?),看完電影跟海豹閒聊時,我說這片應該是我看過的侯孝賢電影裡好懂、節奏快、親民、完全沒有讓我睡著的一部片了。海豹聽了大吃一驚(因為他剛看完《蟻人》...),聽聞我還看兩遍後更是說不出話來XD

一開始看《刺》片,對這部片的背景、敘事方式當然不甚了了,特別是好多中文字我根本連唸都不會唸,不能說人家詰屈聱牙,只能說我確實不是古人吧。可是如果認真地看(不要睡著)、或看個兩次,應該也能看懂七、八成。

就算看不懂劇情,光看畫面也好美,李屏賓到底怎麼拍的。那沙沙作響的樹葉、飄啊飄的簾幔、霍地從樹林裡直飛上天的鳥兒,那些場景、場景的聲響對照故事的進行,遠比大部分演員的對白或口白表現要精彩得多,不得不說,片中飾演田元氏的周韻、飾演聶隱娘母親的詠梅,口條大勝飾演嘉信、嘉誠公主的許芳宜與飾演聶隱娘的舒淇...

而這部片從44萬呎膠卷剪到台灣上映版本的1萬多呎膠卷,後製又是怎麼剪的...每個被留下來的鏡頭,都有它被留下來的含意。如果拿從前大學時修沈曉茵老師的課的訓練,這時候就要開始問:為什麼片中要留下那麼多女性對鏡梳妝的片段?為什麼要花那麼長的時間拍女僕們替隱娘準備沐浴、著衣的畫面?每一次的行動,隱娘跟誰交手、分別有什麼含意?片中出現的動物(如馬、鳥、青鸞)、植物(白牡丹、樹林、蝴蝶、草原)、物品(玉玦、鏡、琴、簾幔)是否有什麼隱喻?......諸如此類猜不透想不完而且沒有答案。

刺客與女性,在某個程度上是相似的:被要求聽命行事、被要求無聲無息、被要求沒有自己,與其說《刺客聶隱娘》是部武俠片,不如說它是部女性成長片了,就像這部片的片名原本只是《聶隱娘》,「刺客」二字據說是後來要參展、上映前才加上去,刺客、武俠與否恐怕不是此片重點,只是多了「刺客」這個身分,豐富了隱娘這個角色的故事性與傳奇性,也讓她多了點來去自如的能耐。

為什麼說這是部女性成長片?因為整部片交代的是由男性所掌控的政治權謀下,女性們的算計與搏鬥。除了聶隱娘,嘉信公主、嘉誠公主、田元氏、瑚姬、聶母,哪一個不是政治角力下的犧牲者兼參與者?哪一個不是隱隱然牽動了大局的走向?片中女性角色的表現遠比男性角色精彩,個個都敢愛敢恨,而男性角色如張震、妻夫木聰、阮經天明明每個都帥得要命但在片中卻都平庸至極......

從隱娘銜命下山回家,家庭、事業、愛情這三大命題就如同齒輪般,軋軋作響地互相牽制、轉動了起來。隱娘回到「家」(雖然她看起來總是像個外人),奉師命要刺殺堂兄(這是隱娘的事業),而曾被默許婚約的堂兄如今已有妻小、妻妾,隱娘又情歸何處?用現代的字眼來說,整部片談得是隱娘的覺醒與和解:殺或不殺、留或走、提起或放下。雖然片尾的結局有點隱晦(而且在日版裡,妻夫木聰還有妻子啊)而且肯定是非典型女性主義,但這就是隱娘自己所選擇的路了,不是被如同棋子般被擺佈、不是永遠隱身在黑夜裡見不得光。而且雖說是「刺客」,但隱娘後來根本都是在救人,刺客都要變俠客了......

倒是有個地方我一直不懂,雖然我從小「生活與倫理」這堂課就很弱(其實現在應該沒這堂課了吧??),但田季安到底是隱娘的堂兄還是表兄?片裡說是「表兄」,可是田緒稱呼隱娘的爸爸為「姑丈」,那田緒應該是隱娘的堂兄才對不是嗎?親屬稱謂真的好難呀。。


2015年12月29日

[福隆] 刈包變沙包


不知不覺,小刈包週歲慶生月的系列活動從10月一路進行到11月,去海邊應該是其中醞釀最久、行動最晚的計畫了。

跟小獺的海邊初體驗一樣,決定也帶小刈包去福隆。相較於小獺上次搭火車沒多久就一路睡到雙溪,小刈包整個就是興奮過度,原本希望他搭火車時能小睡一下,結果整路都沒睡,連到了海邊,也強撐著不睡就是不睡,直到從海邊回車站的路上,才終於昏迷。


到了福隆海水浴場,買門票時被告知:海水浴場沒有開放喔。海水浴場沒有開放喔。海水浴場沒有開放喔。

真是登愣。。我完全沒有海水浴場會沒有開放的常識,一整個掉以輕心;怎麼辦呢?既來之則安之,不能下海,總可以看海吧?如果來福隆連海都沒看到又搭車回去豈不是更歪腰?

所以我們硬著頭皮買了不能下海的福隆海水浴場門票。

走上彩虹橋的時候真是感慨萬千:
1. 10多年前走在彩虹橋上的我可從沒想過有一天會帶小人來啊
2. 這次是我站在彩虹橋上看到最少人、最多沙的一次
3. 推推車上彩虹橋感覺好Rock啊...


雖然時序入秋,但午後兩點的陽光還是不容小覷,加上因為海水浴場關閉所以也沒有遮陽傘、墊子可租,於是帶小刈包去彩虹橋下的陰影處玩沙。彩虹橋下有一汪水,以前有時會看到有人在練獨木舟,這天則是三三兩兩的遊客在玩沙戲水。

剛被放到沙灘上的刈包宛如被點了穴道一樣,一動也不動,過了一陣子,才開始摸摸沙,對小人來說,沙子到底是什麼呢?


是謎吧。

儘管這樣的午後悠哉得令人想躺下來睡,但一想到早過了午睡時間的小刈包不知道何時會爆炸就深感不安,算算時間還是得拍拍屁股走人。小刈包,下次我們再來福隆玩水玩沙吧,出發前要記得確認海水浴場開放了沒。

福隆海水浴場官網


。小獺的福隆初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