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一童去爬山] 2017一元復始爬象山(小獺3Y7M)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
非常老套,我也知道。

但是!在2017年第一天,很有為地帶小獺來爬個象山,豈不是正好符合「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嗎?多麼應景與點題。於是就衝了。

其實,為了帶小獺爬象山,2016年9月我還自己先走一趟,畢竟實在太久沒爬山啦,我記得象山是會讓人喘的,果不其然。

不過捷運象山站開通後,爬象山已經比以前要方便得多,從捷運站出口沿著中強公園走,大約10分鐘就可以抵達登山口。事隔多年爬象山,發現:
1. 象山步道好多外國人。以前去爬山都是遇到大叔大嬸居多,今天早上去爬象山卻遇到好幾組外國遊客,交通便捷的步道被列入觀光景點了
2. 象山步道好有梗:沿途很多標語,有的很宗教有的很絕妙
3. 今天居然遇到一位年輕媽媽帶著小男孩(目測約兩歲多)爬山,我好敬佩!(我自己都快爬不動了)


乍看之下很尋常的用語...怎知亮點在背面!(我也是下山時才發現此亮點~~)

接下來讓我們把鏡頭快轉到元旦這一天。

也許是英雄所見略同,元旦這天的象山根本是摩肩擦踵,而且有很多親子檔!小獺不改風格地一邊爬山一邊講個不停,走沒多久就嚷嚷「我腳痠了」,此話一出令走在我們前後的阿姨們都笑了;可是當我問獺累不累、要不要休息?獺又說「簡單斃了」,此話一出,走在我們前後的阿姨們又笑了...


我們這次走的O型路線很正常:
捷運象山站→信義路五段150巷22弄登山口→六巨石→象山頂→一線天→返回登山口

因為幾乎都是石階步道,只要小心地走,難度並不高,也只有一開始的上坡比較陡,小獺就表示象山很簡單但是讓他腳很痠(邏輯在哪裡?)我只好跟他講,每座山都不簡單...希望他有一天會明白這句話。


既然2017年的第一天以爬山始,新年新希望當然就是跟小獺一塊兒多爬點山啦。在山上要跟小獺拍張合照都要勾夾半天,只有請獺在山上變身機器戰士才樂意拍照,於是獲得了「2017年的第一天,機器戰士在象山山頂以101大樓為背景變身」的系列照!


新的一年到底小獺會爬幾座山呢?刈包又有沒有機會開山呢?好想開賭盤喔。。

2017年6月12日

2017春夏刈包新造型:露趾亮橘過膝石膏靴



。3/21(二):案發當天
3/21(二)下班,我跟海豹照慣例地衝衝衝去接獺包兄弟,一進門發現刈包依偎在阿嬤懷裡,原來是早上在社區中庭玩的時候跌倒,跌倒後就再也不肯走路了,看到平常活跳跳的刈包異常文靜,一碰他的腳就哭喪著臉,直覺情況不對,當機立斷請公婆幫忙照顧小獺,我們則帶著刈包直奔亞東醫院急診室。

到了亞東醫院急診室,好不容易讓刈包照了X光,原以為最有可能受傷的地方腳踝跟膝蓋卻都沒事,急診醫師建議我們回家再觀察。我們正準備打包回家時,急診醫師忽然又衝出來說:欸弟弟的小腿骨似乎有一道裂痕...可能骨裂,保險起見還是先打石膏,這週再找時間回兒童骨科門診確認。

於是刈包就擁有了雪白的盔甲。好笑的是,因為那天刈包穿長褲去醫院,打完石膏根本穿不下褲子,只好包著尿布、褲子跟大人的外套勉強罩在外頭以防走光,刈包似乎對於下半身涼涼的感覺很不悅,一直嚷著要穿褲子...結果一陣混亂之下,連刈包的水杯都被遺忘在急診室了,直到回家才想起來。

回到家已將近晚上十點,趕緊幫刈包換好衣服送他上床,刈包還不太理解這硬邦邦的東西是怎麼回事,睡覺的時候只能直挺挺地躺著,想翻身卻翻不了身好好笑;過沒兩天,刈包已經跟盔甲混熟了,開始會在地上爬來爬去,適應的狀況比想像中好,也許是還記得一年半前的爬蟲類生活模式吧。


。3/25(六):第一次回診
直到第一次回診前,仍心存僥倖希望只是虛驚一場,否則未來一個月的計畫大亂啊!結果,兒童骨科醫生看了X光片,堅定地表示就是骨裂了,宣布刈包要打石膏一個月...

於是我第一次踏進「石膏室」,三個骨科門診搭配一位石膏師(是這樣稱呼嗎?),石膏室根本是最忙碌的地方...石膏師非常親切,立刻跟刈包聊了起來,還問刈包想要什麼顏色的石膏?有深藍、淺藍、深紫、粉紅與亮橘可以選,刈包原本選了粉紅(根本是螢光粉!),後來在我們的強迫推銷下,接受了亮橘色石膏。亮橘色石膏超招搖!最後就在石膏師與刈包相談甚歡的和樂融融情況下完成了刈包的新造型。


不得不說,打了石膏的刈包,腿看起來很修長啊,是個單腳穿長靴的概念。

在石膏師的建議下,我們買了防水套,洗澡時可套在石膏外,但防水套固定的地方其實很緊(或許是因為刈包大腿太肉?),所以每次洗澡刈包都哇哇叫,一直想掙脫,幸好天氣還不算太熱,勉強可以一天擦澡、一天洗澡,不然幫石膏包洗澡超麻煩的。



新款石膏比較輕盈,刈包很快就舉重若輕,反而是我們要留意別靠石膏包太近,否則被堅若磐石的石膏腿掃到應該會哭出來。。是我們會哭出來,刈包根本無感。


整整一個月,刈包沒有因為石膏纏身而鬧脾氣,非常淡定地接受了石膏,令我們嘖嘖稱奇。每當有朋友關心地問刈包近況,我都說刈包好得不得了,而且還很有殘而不廢的精神,是汪洋中的一條船來著,想去哪裡就拖著一條石膏腿爬來爬去、爬上沙發、撐著桌子想站起來,反倒是我們在旁邊看得心驚膽顫。


某天坐在推車上莫名擺出湯川教授招牌Pose的刈包好好笑。短短的腿還要翹二郎腿也好好笑。


。4/22(六):拆石膏
距離事發已經一個月,要回診拆石膏。說實話我覺得拆石膏超可怕的,整個過程一直令我想到奪魂鋸。拆完石膏又去照了一次X光,終於到了要揭曉結果的時刻!好緊張!醫生看了X光片只淡淡地說都癒合了,三個月後再回診確認即可。


在醫院拆完石膏、皮膚接觸到空氣後,刈包就開始抓癢,抓到都破皮流血了,於是回家的當務之急就是把刈包放進澡盆裡徹底搓乾淨。不誇張,第一盆水是黑的,超髒。接下來就是復建之路。

剛拆完石膏的前兩、三天,刈包完全沒有想要站起來。我們也只能拼命鼓勵他、誘導他嘗試站立,頓時有種時光倒流回到小刈包一歲前後練習走路的階段。大概一個禮拜左右,小刈包終於可以扶著東西站起來,第二個禮拜才願意扶著東西慢慢慢慢走,我們趁著周末天氣好,帶著獺包兄弟去公園野餐,刈包在比較寬闊的草地上,終於可以不用扶著東西、踏出勇敢的第一步了!雖然搖搖擺擺還不太穩,但覺得很感動,刈包就每天一點一點地持續進步。

。5/24(三):拆石膏滿月
雖然已經能走能跑,但拆了石膏將近一個月後,刈包之前打石膏的左腳走路會外八,走路姿勢怪怪的、且左腳感覺還是不太敢施力。於是決定帶刈包就近去板英醫院復健科看一下,原本是想掛林伯威醫師的診,結果特地請假、帶小刈包到了現場才知道林醫師當天休診,改由黃苾忻代診。

既來之則安之,黃醫師非常親切,先觸診確認小刈包之前受傷的腳還會不會疼痛,接著請刈包在診間隨意走走,然後跟我說不用擔心,狀況很正常,姿勢還有點怪異是因為打了一個月的石膏,需要時間恢復、才能活動自如,還退我掛號費......害我覺得是否太自己嚇自己XD

五月底回台南過端午,整整在台南東奔西跑了四天後,刈包恢復得更好了,果然還是要多多奔跑才行;到了六月,刈包就幾乎完全恢復了。

。結論
我們其實還是不懂為何小刈包一摔就骨裂,之前跌跌撞撞也都沒事......但事情發生了也只能面對,幸好天氣涼爽,幸好刈包個性溫和,幸好公婆細心照顧,幸好海豹抱得動打了石膏的刈包(想想總重量!!)...還有幸好一進公司就有加保團險!團險給付超阿沙力的。打斷手骨顛倒勇的刈包重出江湖啦!

2017年5月4日

[一童去爬山] 軍艦岩上的小獺(3Y5M)


封山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小人長大了一點,當然要開始培訓小小山友,以後才有人陪我爬山呀(謎之音:媽媽自己去找朋友爬山,各自過各自的生活不是比較好嗎?)。2016年11月的最後一週,小獺幼兒園班上確定有兩個小朋友腸病毒,達停課標準,於是...小獺放假一周。由於媽媽已經變不出新把戲,那就...來爬山吧。

以前爬山不用想太多,現在要帶小人爬山,光是決定地點就思前想後、百轉千迴:要大眾交通工具可抵、路線要安全、難度不能太高、我自己不會迷路、時程不用太久......,即使是步道網綿密如大台北地區,東刪西減後也沒剩多少選擇,不如就老梗:來爬軍艦岩吧。

但即使是軍艦岩,光是交通時間就花了一個小時,還沒開始爬山我就累了哈哈哈:
自家步行7分鐘至公車站→搭公車至捷運站→捷運藍線轉紅線至石牌站,再從石牌站沿著捷運沿線公園廊道前進陽明大學,抵達陽明大學大門時,距離出發時間大概已經過了一個半小時以上...接下來是個人認為爬軍艦岩最累的一段:從陽明大學大門口至軍艦岩登山口的這一段上坡路。


儘管我刻意放慢腳步,沿途卯起來跟小獺閒聊,但就在快抵達登山口的時候,小獺還是說出了那句話:「馬迷我累了」。其實我毫不意外,因為我也累了啊哈哈哈。但這時放棄就是功虧一簣,於是就跟小獺說:「欸我們快要到登山口囉!你有沒有看到前面有座涼亭?我們到那邊休息一下吃個點心吧。」

知獺莫若母,在點心的號召下,小獺又邁開小短腿奮力向前。第一回合危機解除。

吃完點心,一邊指著地圖一邊用很浮誇的口吻稱讚他說:「哇你看你剛剛已經走了這~~~~~~~~~麼長一段路了耶!你看接下來只剩下這段路,就到山頂了!」小獺聽信媽媽的讒言,興致勃勃地前進,於是我們開始爬樓梯。這段路都是石階,沒什麼難度,只是要記得留意腳下別踩空;途中經過通往威靈頓山莊的岔路時,小獺一副躍躍欲試貌,但我完全不想面對萬一小獺走到一半不敢繼續走的進退維谷困境,所以拼命勸退「那條路比較難,我們...我們下次找侯姨一起來爬山的時候再去吧!」小獺再度聽信媽媽讒言,第二回合拖延戰術成功。


走著走著,小獺的「超車魂」燃燒了起來,開始加速想要超過前面的阿姨們,我怕小獺後繼無力,試圖勸阻他慢慢走就好,結果完全沒有用,趁著阿姨停下來拍照的空檔,小獺就超車了。在小獺的趕路之下,我們很快就抵達山頂,雖然很怕被山頂強勁的風吹走,也顧不得頭髮亂了,一定要在山頂拍張到此一遊照的啊!還請剛剛被超車的阿姨幫我們拍合照,阿姨一邊拍照一邊讚嘆小獺怎麼這麼小就會爬山,而小獺只是傻呼呼地被拍照。


拍完照,指著對面山頭上的文化大學,跟小獺介紹:「那裏就是陽明山喔!」原本只是無心的一句話,不料後來小獺三不五時就問我「馬迷我們什麼時候要去爬陽明山?」真是始料未及啊始料未及。

接著我們往榮總方向下山,下山走一小段後,忽然福至心靈地想起可以幫小獺拍個「山林裡的機器戰士系列」,於是慫恿小獺變身機器戰士,小獺也很配合地變身讓我拍照,好好笑。


下山畢竟比較枯燥,幸好這條路偶有砂岩風化、堆積後的小沙地,讓小獺拿樹枝在沙地上畫畫增添一點樂趣,得以安全地在小獺失去耐性之前,順利抵達榮總。下山後又是一陣吃吃喝喝,幸虧榮總到捷運石牌站沿路很多吃的,還去古早味水龜伯吃了一碗豆花跟燒麻糬,吃得太撐以至於回程我超愛睏。至於小獺?當然是在長路迢迢的回程路上睡著了。

這算是第一次帶小獺爬山(之前有代打參加過一次昆蟲步道課走中和圓通寺步道),算是開山大吉囉!

補充:爬山的隔天,一早醒來我超怕小獺會鐵腿,於是關心地問問獺的狀況。
我:你的腳會不會痠啊?
獺:不會啊(笑咪咪)
我:(心裡暗自一驚)一點都不痠嗎?
獺:對啊,因為那座山對我來說太小了(好狂的口吻~)。媽咪妳什麼時候要帶我去爬陽明山?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