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30日

小獺2Y。嘰嘰喳喳


忽然間小獺就兩歲了。日子果然是重力加速度(?)般地前進著,可能再一眨眼就20歲了吧我的天。

一歲的小獺跟兩歲的小獺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一歲的小獺咿咿呀呀,兩歲的小獺嘰嘰喳喳。



小獺的語言發展沒有特別快或慢,但語言大爆炸的時間點倒是很明確:今年的228連假,大約是1Y8M半。在那之前的小獺真的是「牙牙學語」,幾乎都只能發疊字,也通常發音不標準,例如「豬」會念成「嘟」、「草莓」會念成「倒楣」,聽他講話幾乎都要半聽半猜,好不容易搞清楚他在講什麼後往往笑倒在沙發上;但在語言大爆炸後,小獺就變成一隻鸚鵡了,聽到大人講什麼就立刻可以模仿,八九不離十,只要醒著就幾乎一直在講話,講到喉嚨沙啞了還是拼命講,講話的內容也慢慢地從模仿→換句話說→總而言之→推論,真是驚人。

會講話後,小獺是有比較好溝通,畢竟總算從一個野生動物變成聽得懂人話的...野生動物,能表達自己意見,但也常常令人哭笑不得。特別是小獺常在惹我生氣後笑咪咪地一派天真無邪地問「馬迷你怎麼了?」我心想啊不就是被你弄得很火大嗎?還明知故問...而這陣子他開始知道情緒用語,會在說完「馬迷你怎麼了?」之後自己又接「馬迷生氣了」真是氣死我了。


跟講話一起進步神速的,還有唱歌。白天在公婆家,公婆會放兒歌CD給他聽,晚上睡前也常常要唱催眠曲(雖然常常最後都是自我催眠我先想睡覺就是),但他在語言大爆發前也很少自己開口唱,不過那一陣子他對歌詞中有「哈哈」的歌特別捧場,根本是小獺的哈哈之歌選集,例如:捕魚歌、潑水歌、妹妹背著洋娃娃、只要我長大,只要唱到「哈哈」,小獺就會慢半拍、很嗨地接一句「哈哈!」

語言大爆發後,就...變成自動點唱機了(還不用投幣),興致一來就自己唱了起來,一首一首接著唱下去,害我現在兒歌都不敢亂唱,常常還得去google歌詞(兒歌歌詞真的很難!!),以免小獺把錯的歌詞也學起來...有一陣子小獺特愛《拔蘿蔔》,某天半夜"喊明"時還大聲唱了一句「嘿唷嘿唷拔蘿蔔」,只唱一句又沉沉睡去,被吵醒的我只覺得未免也太好笑了吧。

因為小人都模仿大人講話,所以小獺也經歷了好幾個月的你我不分,滿兩歲後終於比較能分清楚你我他了,雖然偶而還是會出槌啦。也隨著小獺慢慢進入兩歲豬狗嫌的階段,還不太會控制情緒的小獺有時會把手中的玩具往地上丟,丟完後若有所思地說:「我在生氣」,當下聽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某天午睡前,鬧著不肯睡的小獺又沒頭沒腦冒出一句:「我覺得有一點無聊」,本來已經在打瞌睡的我聽了頓時覺得好好笑,小人到底是怎麼知道無聊的意思的呢?

而小人又是怎麼懂陪伴的意思的呢?有時跟小獺母子倆躺在小房間,陪睡到一半,小獺說「馬迷我在這裡陪你好不好?」我在心裡猛翻白眼:到底是誰陪誰啊?但又覺得好吧,至少你現在還願意陪我呢(怎麼急轉直下淡淡唉桑)。

小獺生日的前兩天,媽媽忽然卯起來,顧不得日頭赤炎炎,決定帶小獺上山下海。生日前一天我們坐了好久好久的捷運去了淡水看海,其實扣掉來回車程時間,也只夠小獺看著海吃一個甜甜圈、然後胡亂散步一下就得回家了;生日當天則帶獺上山,坐了好久好久的公車→捷運→公車,到文化大學後山美軍宿舍區的「亞尼克夢想村」吃蛋糕,我沒有特別愛亞尼克,但我愛美軍宿舍壓。雖然小獺只看了一點點山一點點海,但聽小獺說「海好漂亮」、「山好漂亮」,媽媽心裡也覺得開心,而且小獺還有好長一輩子的時間可以看好多好多山、好多好多海啊(以及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啊)。

截至目前為止,我最喜歡聽的一句話應該就是小獺講「馬麻抱緊緊~~」吧。


(然後這一系列的照片背景音樂根本就是《在你背影守候》吧)

2015年5月5日

小刈包收涎之台南台北各一回


收涎收兩次效果會加乘嗎?

恐怕只有天知道。

小刈包滿四個月時正好接近農曆新年,想說老大之前是在台北收涎,那老二就剛好帶回台南收涎好啦,所以原本並沒打算安排台北場的小刈包收涎。結果,小刈包快滿四個月的某個週五,下班回公婆家接小人時,婆婆說那周六來幫小刈包收涎吧!原來公公婆婆也想幫小刈包收涎!而且還已經直接「傳」好收涎餅乾,真是幸福的小刈包。。

所以台北場的收涎就提早在情人節2/14當天舉行,真不愧是小小情人。小姑挑的收涎餅乾好可愛,主角本人還趁大家一陣混亂時企圖偷拿收涎餅乾來舔,結果被當場逮到,只好悻悻然地眼看著到口的餅乾又被收走。



至於台南場的收涎呢,則是選在大年初四2/22進行,收涎餅乾一樣請二阿姨操刀,這次風格返璞歸真,做了兩種顏色(口味)的手工餅乾,沒有加糖霜裝飾,剛好跟台北場風格錯開。台南場子人口眾多,大人忙著替小刈包收涎、小刈包的表哥表姐則忙著搶食好吃的收涎餅乾,整個混亂情境中最淡定、與世無爭的就是小刈包本人了...


也剛好研究所同學翔文跟派哥來訪,就請翔文伯也來收個涎,唯一可惜的就是進入叛逆期的小獺不受控制,不然來張哥哥幫弟弟收涎的照片多美好哪!(我想在哥哥的眼裡只有餅乾沒有弟弟吧...)

小獺的收涎

2015年3月10日

霸氣總裁翹秘書

難得可以用這麼言情小說書名的標題,我好開心。

年後換了新工作,這家公司規模很小,含我在內總共才四人:大董、二董、CEO跟總機兼打雜小妹。不過大董二董主要是出一張嘴,畢竟是老闆嘛,真正做事的只有CEO跟我,CEO負責所有勞力密集的工作,因為是「執行」長啊。至於怎麼會找我去當總機呢?總機不是都要正妹嗎?說穿了只因為這四人編制裡只有我是女的呀,就是這樣。

因為是傳產業、又是家族企業,所以這裡沒有打卡,比責任制還責任制,比on call還on call,應該算是小七業了吧。

大董個性比較急,嗓門也比較大,白天的時候比較常吩咐事情,雖然講的是人話但因為口音的關係,有時得猜一下才知道大董在講什麼。不過週間的大董多半待在分公司,跟分公司的高級顧問開會,而週末就幾乎都全天待在總部了。

至於二董,則是晚上比較喜歡找員工談話,有時興致一來一講就好幾個小時,也不管員工呵欠連連,偶一為之還好,若連續兩三天都這樣就實在有點受不了了。

我的工作內容呢,主要就是保持公司環境整潔(=打掃阿姨)、規劃大董二董行程(=秘書)、接送大董二董出門(=半個司機)、確保大董二董安全(=保鑣)、張羅大董二董用品(=採購)、陪伴大董二董出席重要活動(=伴遊?)、保持大董二董衣著得體(=造型師?)、捕捉大董二董的風采(=攝影),還有最重要的工作:陪睡(=???!!!!)。

如果大董二董心情好,上述的工作內容雖然繁雜但也還負荷得來;最怕的是大董二董萬一心情不好,情緒暴躁起來就很難搞,又說不清楚自己要什麼,只會說自己不要什麼...唉,不過老闆不就都是這樣?這時候也只能跟CEO私下抱怨、互吐苦水了。

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覺得疑惑:既然這工作給假很嚴、又沒在調薪、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升遷管道,聽起來好像不是個頂好的工作,那我幹嘛自投羅網換工作哩?

嗯......

因為我的老闆是全天下最可愛的老闆呀!雖然難搞,卻讓我死心塌地。


2015年3月9日

菓實工作室。甜點請通通來一份!


大概沒有一種食物比甜點更以貌取人,都說色香味俱全,可在甜點界裡沒有色,就黯然失色了。國色天香是美,小家碧玉也自有風味,只要能恰如其分。

就像「菓實」,幾乎是一看到店家粉絲頁的照片就覺得非吃不可。所有的照片所有的敘述都洋溢著溫暖的感覺,可是卻又別致,即使是簡簡單單的磅蛋糕,誰不是長條或四方、頂多再多點琢磨淋醬或夾餡,但菓實的青山磅蛋糕卻是小巧玲瓏的圓錐山型,不只美不只別致,細看品項的敘述原來還帶著在地人文的用意。。好吃?好吃只是基本條件罷了,甜點如果不好吃,又何須贅言?

菓實可自取、可面交、可宅配,但是一切都比不上預約工作室直接品嘗來得好。工作室落腳萬華的老公寓二樓,閒閒散散地位處西門町邊陲,公寓大門倒是醒目明亮藍綠色。一進門是甜點工作區,左邊面街靠窗區的大木桌才是享用甜點的地方。

預約工作室吃甜點的話,可以提前一週跟店家說想吃的品項。我們一行四人又貪心又貪嘴什麼都想吃,洋洋灑灑列了一大堆,只差沒跟店家說其實想要通通來一份...當天好奇詢問店家我們這樣算吃得很誇張嗎?店家笑咪咪地說:妳們是工作室開放以來吃最多的...真是完全沒想到居然這麼輕而易舉就登上衛冕者寶座啊!


抵達工作室時,事先預約的甜點已經上桌恭候大駕。那天很冷,冷天特別適合吃甜點。邊吃甜點邊看店家忙著烤點心、攪拌麵糰之類,覺得連空氣也熱呼呼、甜滋滋了起來(我想一切都是心理作用吧。)

當天在工作室吃的甜點清單如下,其中除了泡芙不得我心之外(泡芙的奶油餡完全不合我胃口),其他都很棒!三個口味的可麗露都好吃!現場還看到剛出爐很隨性地站著等著被脫衣服的可麗露覺得好可愛呀。


瑞士蛋白霜糖漬萊姆塔
焦糖夾心蘋果塔佐糖漬橙條
馬斯卡彭香緹開心果杏仁草莓塔
經典榛果輪型泡芙
糖漬萊姆檸檬磅蛋糕
原味可麗露
抹茶麗露
巧克麗露


而且我還另外外帶一些回家(到底是有多會吃...掩面),大推「青山 抹茶糖漬金桔磅蛋糕」,又美又好吃又有含意!

菓實FB
預約:每日僅開放一組客人訂位,用餐無時限。每人另收茶資100元。


2015年3月5日

有一點憂鬱的小刈包滿月簡記


小刈包真是很神奇,一出生的長相跟哥哥完全不一樣,但也不知道為什麼,漸漸地發現怎麼跟哥哥長得愈來愈像,真是不可思議。

明明本來眼睛不大的,結果現在眼睛變大了、本來沒有什麼睫毛的現在也長出長長的睫毛了,再加上小刈包幾乎都穿哥哥的衣服,如果好好整理倆倆對照的照片,應該會很有趣吧。(但連睡覺時間都不夠了哪來時間整理?下面四張照片前兩張是小獺、後兩張是小刈包~)



因為是同性別的第二胎,連最講究傳統的老媽也說那滿月就簡單帶過就好,傳統習俗是「做一對」,也就是第一個男娃、第一個女娃會做滿月,至於次男次女就...不用了,可能是以前動輒都生好幾個小孩,每個小孩都做滿月的話娘家應該承擔不起。

理論上現在孩子生得少,應該可以每胎不管是不是同性別都做滿月,但是!對付兩隻娃娃實在太累了,所以小刈包滿月時我們就只有幫他拍滿月照、帶他去剃胎毛而已,不過彌月蛋糕還是花了時間挑(因為媽媽本身愛吃),小刈包的滿月蛋糕是造型很假掰的元樂芝麻金蛋。


雖然已經生了一胎,而且還是並不很久以前的事情,原本信心滿滿以為一切都好上手,殊不知人是健忘的動物,生過孩子的媽媽更是如此,小刈包出生後,我連怎麼親餵、怎麼一開始手擠乳都幾乎忘光光啦!

如果真要說有什麼學習曲線的話,大概就是換尿布以及心理準備吧→知道大概在什麼階段會面對什麼樣的挑戰,但我還是參不透新生兒在想什麼,當尿布也換了奶也餵了嗝也拍了也沒有過冷或過熱但小刈包還是哇哇大哭時,我必須承認我還是難以了解他的心。


而且每個寶寶真的都不一樣。舉例如下:
。小獺喝奶速度超快,不管喝多少幾乎都5分鐘內KO,也不太會有喝不完的問題;小刈包喝奶慢條斯理,一開始幾乎都要餵40分鐘以上,慢慢才縮短至20分鐘左右。
。小獺幾乎不用拍嗝也不太會溢奶;小刈包即使分段拍嗝還是瘋狂溢奶,就算是親餵,換邊時也會溢奶,而且常常不是溢奶這麼溫和的情況,而是嗆奶(從鼻孔噴射)或是大吐奶...
。小獺新生兒階段很容易尿布疹/鵝口瘡;小刈包幾乎都沒這問題
。小獺蠻早...大約兩個多月就睡過夜+不夜奶;小刈包..還在努力

但小獺跟小刈包都好可愛!!!!(老王媽媽自賣自誇)


至於產後憂鬱這件事情,我以為我不會有,結果從月子中心回家後,面對徹夜未眠的小刈包,我完全束手無策,好多次小刈包都等到清晨五、六點天色微亮了才終於睡著,搞得我不自覺地害怕黑夜降臨(是在玩 "殺手" 這遊戲嗎?),因為不知道這一夜,小刈包會睡幾個小時?

剛回到家的前幾天,因為想說海豹白天要上班,就自己顧小刈包顧整夜。但小刈包晚上幾乎不睡、白天雖然會睡但我還得擠奶,搞得月子的最後一周根本無法好好休息,後來改成晚上跟海豹輪班,一個顧22:00~02:00,一個顧02:00~06:00,情況才稍微好轉。

也因為小刈包還日夜顛倒,剛回家的前10天吧,我們根本不敢把小獺接回來,怕兩人晚上會互相干擾睡不好,所以小獺只有白天會回家玩一下,周末才會把小獺接回來過夜,其他時間都還是先麻煩公婆全天候顧小獺。直到產假結束前一周,才天天把小獺接回來睡。

所以坐月子的最後一周,面對小刈包的束手無策、再加上只能偶而看到小獺的想念,還讓我真的產後憂鬱了起來。常常會有種:我好想見大寶啊!的心情湧上心頭,而剛好在所謂學步期(其實已經很會走啦)的小獺,那陣子又長得特別快,更有種:明明以前還是我的小寶寶,怎麼現在已經是個小男孩了呢?的複雜心情。


總之,第二胎的坐月子比第一胎要心情複雜得多,心情最愉快的時間點反而是剛生完還在醫院的時候,回到家的那一周則是心情最低落,要感謝睡超少的海豹以及大力支援的公婆,如果沒有他們,月子的最後一個禮拜,我應該會很慘很慘吧。

那段期間,跟老媽講電話訴苦的時候,老媽也只能安慰我:滿月後會好一點啦。

滿月後真的有好一點嗎?有是有,但真的就只有好那麼「一點」而已。小刈包大概是從徹夜不眠變成可以意思意思睡個上半場或下半場這樣,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