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1日

小刈包9M簡記:直立式靈長類生病初體驗

不知不覺,小刈包也滿9M了,離開媽媽肚子的時間跟待在媽媽肚子裡的時間差不多久。9M的刈包跟3M的刈包有什麼不同呢?

。第一次生病
8M21d,小刈包發燒,伴隨著鼻水與咳嗽,面對人生中的第一次破病。生病的小刈包比較沒活力、比較黏人一點,但還是一個好刈包。到診所看病時順便量了體重,居然10.5kg了...真是有份量。小刈包的感冒一個禮拜就好了,反倒是被刈包傳染感冒的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生活過了快兩個星期,看了好幾次醫生才好一點,明明距離上次感冒應該是一年半前的事情了,真是不感冒則以...

。站起來了
滿8M後,小刈包就蠢蠢欲站,終於要變成直立式的靈長類了。現在還處於要扶著東西站著的狀態,偶而會螃蟹般地舉步走路,但還不會放手站。不過行動力也愈來愈強大,有東西可攀爬就想突破圍欄,靠圍欄限制刈包行動範圍的圈養好日子快結束了嗎...(淚)

。開葷了
從滿4M後開始吃副食品,滿8M後終於讓刈包開葷。雖然雞豬牛魚蛋黃都吃過了,不過現在葷食的份量還是給的不多,主要還是以粥跟蔬菜為主。其實我蠻佩服小刈包的,因為他連秋葵、紅鳳菜、茼蒿這些口味比較...特殊的蔬菜都面不改色地吃了,真不愧是好刈包。

現在副食品的進度大約進展到每天三餐奶(起床/午睡前/晚上睡覺前)、三餐副食品(早/中/晚),我覺得副食品明明已經給不少了但小刈包好像沒有極限,不管給多少吃完都還是會氣一下...另外也開始練習用吸管杯喝水,之前小獺用過的Edison、Combi鴨嘴杯小刈包都沒有很買單,索性拿出施巴的贈品水杯來用用看,居然就會喝了,小人真是神祕。

。長牙了
小刈包大約滿6M後開始長牙,現在上下門牙四顆都長好了,幫小刈包刷牙時他都格格笑,感覺小刈包好像以為牙刷是長毛的固齒器。

。講話了
開始發出媽媽/爸爸/ㄋㄟㄋㄟ/搭搭...等等的聲音,當然都還是無特定對象的叫法,每次跟他搭搭搭搭地講話時都覺得是摩斯密碼。

。分離焦慮
跟小獺比起來,小刈包的分離焦慮算是輕微了,即使到現在9M多,也不算太怕生,小獺當時滿6M後幾乎就不給陌生人抱了,小刈包到現在還可以,不過小刈包也愈來愈黏人,只要沒看到人就哇哇叫,就算有人給他看(例如我),但看太久他還是會覺得膩....不過小刈包很喜歡看小獺,只要小獺在,小刈包幾乎就不太會哇哇叫,大概是覺得一直嘰哩咕嚕講話的哥哥很有趣吧。

結論:小刈包真是越來越可愛了(每個媽媽都是老王無誤)。


2015年6月30日

小獺2Y。嘰嘰喳喳


忽然間小獺就兩歲了。日子果然是重力加速度(?)般地前進著,可能再一眨眼就20歲了吧我的天。

一歲的小獺跟兩歲的小獺最大的差別就在於一歲的小獺咿咿呀呀,兩歲的小獺嘰嘰喳喳。



小獺的語言發展沒有特別快或慢,但語言大爆炸的時間點倒是很明確:今年的228連假,大約是1Y8M半。在那之前的小獺真的是「牙牙學語」,幾乎都只能發疊字,也通常發音不標準,例如「豬」會念成「嘟」、「草莓」會念成「倒楣」,聽他講話幾乎都要半聽半猜,好不容易搞清楚他在講什麼後往往笑倒在沙發上;但在語言大爆炸後,小獺就變成一隻鸚鵡了,聽到大人講什麼就立刻可以模仿,八九不離十,只要醒著就幾乎一直在講話,講到喉嚨沙啞了還是拼命講,講話的內容也慢慢地從模仿→換句話說→總而言之→推論,真是驚人。

會講話後,小獺是有比較好溝通,畢竟總算從一個野生動物變成聽得懂人話的...野生動物,能表達自己意見,但也常常令人哭笑不得。特別是小獺常在惹我生氣後笑咪咪地一派天真無邪地問「馬迷你怎麼了?」我心想啊不就是被你弄得很火大嗎?還明知故問...而這陣子他開始知道情緒用語,會在說完「馬迷你怎麼了?」之後自己又接「馬迷生氣了」真是氣死我了。


跟講話一起進步神速的,還有唱歌。白天在公婆家,公婆會放兒歌CD給他聽,晚上睡前也常常要唱催眠曲(雖然常常最後都是自我催眠我先想睡覺就是),但他在語言大爆發前也很少自己開口唱,不過那一陣子他對歌詞中有「哈哈」的歌特別捧場,根本是小獺的哈哈之歌選集,例如:捕魚歌、潑水歌、妹妹背著洋娃娃、只要我長大,只要唱到「哈哈」,小獺就會慢半拍、很嗨地接一句「哈哈!」

語言大爆發後,就...變成自動點唱機了(還不用投幣),興致一來就自己唱了起來,一首一首接著唱下去,害我現在兒歌都不敢亂唱,常常還得去google歌詞(兒歌歌詞真的很難!!),以免小獺把錯的歌詞也學起來...有一陣子小獺特愛《拔蘿蔔》,某天半夜"喊明"時還大聲唱了一句「嘿唷嘿唷拔蘿蔔」,只唱一句又沉沉睡去,被吵醒的我只覺得未免也太好笑了吧。

因為小人都模仿大人講話,所以小獺也經歷了好幾個月的你我不分,滿兩歲後終於比較能分清楚你我他了,雖然偶而還是會出槌啦。也隨著小獺慢慢進入兩歲豬狗嫌的階段,還不太會控制情緒的小獺有時會把手中的玩具往地上丟,丟完後若有所思地說:「我在生氣」,當下聽了真是又好氣又好笑;某天午睡前,鬧著不肯睡的小獺又沒頭沒腦冒出一句:「我覺得有一點無聊」,本來已經在打瞌睡的我聽了頓時覺得好好笑,小人到底是怎麼知道無聊的意思的呢?

而小人又是怎麼懂陪伴的意思的呢?有時跟小獺母子倆躺在小房間,陪睡到一半,小獺說「馬迷我在這裡陪你好不好?」我在心裡猛翻白眼:到底是誰陪誰啊?但又覺得好吧,至少你現在還願意陪我呢(怎麼急轉直下淡淡唉桑)。

小獺生日的前兩天,媽媽忽然卯起來,顧不得日頭赤炎炎,決定帶小獺上山下海。生日前一天我們坐了好久好久的捷運去了淡水看海,其實扣掉來回車程時間,也只夠小獺看著海吃一個甜甜圈、然後胡亂散步一下就得回家了;生日當天則帶獺上山,坐了好久好久的公車→捷運→公車,到文化大學後山美軍宿舍區的「亞尼克夢想村」吃蛋糕,我沒有特別愛亞尼克,但我愛美軍宿舍壓。雖然小獺只看了一點點山一點點海,但聽小獺說「海好漂亮」、「山好漂亮」,媽媽心裡也覺得開心,而且小獺還有好長一輩子的時間可以看好多好多山、好多好多海啊(以及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啊)。

截至目前為止,我最喜歡聽的一句話應該就是小獺講「馬麻抱緊緊~~」吧。


(然後這一系列的照片背景音樂根本就是《在你背影守候》吧)

2015年5月5日

小刈包收涎之台南台北各一回


收涎收兩次效果會加乘嗎?

恐怕只有天知道。

小刈包滿四個月時正好接近農曆新年,想說老大之前是在台北收涎,那老二就剛好帶回台南收涎好啦,所以原本並沒打算安排台北場的小刈包收涎。結果,小刈包快滿四個月的某個週五,下班回公婆家接小人時,婆婆說那周六來幫小刈包收涎吧!原來公公婆婆也想幫小刈包收涎!而且還已經直接「傳」好收涎餅乾,真是幸福的小刈包。。

所以台北場的收涎就提早在情人節2/14當天舉行,真不愧是小小情人。小姑挑的收涎餅乾好可愛,主角本人還趁大家一陣混亂時企圖偷拿收涎餅乾來舔,結果被當場逮到,只好悻悻然地眼看著到口的餅乾又被收走。



至於台南場的收涎呢,則是選在大年初四2/22進行,收涎餅乾一樣請二阿姨操刀,這次風格返璞歸真,做了兩種顏色(口味)的手工餅乾,沒有加糖霜裝飾,剛好跟台北場風格錯開。台南場子人口眾多,大人忙著替小刈包收涎、小刈包的表哥表姐則忙著搶食好吃的收涎餅乾,整個混亂情境中最淡定、與世無爭的就是小刈包本人了...


也剛好研究所同學翔文跟派哥來訪,就請翔文伯也來收個涎,唯一可惜的就是進入叛逆期的小獺不受控制,不然來張哥哥幫弟弟收涎的照片多美好哪!(我想在哥哥的眼裡只有餅乾沒有弟弟吧...)

小獺的收涎

2015年3月10日

霸氣總裁翹秘書

難得可以用這麼言情小說書名的標題,我好開心。

年後換了新工作,這家公司規模很小,含我在內總共才四人:大董、二董、CEO跟總機兼打雜小妹。不過大董二董主要是出一張嘴,畢竟是老闆嘛,真正做事的只有CEO跟我,CEO負責所有勞力密集的工作,因為是「執行」長啊。至於怎麼會找我去當總機呢?總機不是都要正妹嗎?說穿了只因為這四人編制裡只有我是女的呀,就是這樣。

因為是傳產業、又是家族企業,所以這裡沒有打卡,比責任制還責任制,比on call還on call,應該算是小七業了吧。

大董個性比較急,嗓門也比較大,白天的時候比較常吩咐事情,雖然講的是人話但因為口音的關係,有時得猜一下才知道大董在講什麼。不過週間的大董多半待在分公司,跟分公司的高級顧問開會,而週末就幾乎都全天待在總部了。

至於二董,則是晚上比較喜歡找員工談話,有時興致一來一講就好幾個小時,也不管員工呵欠連連,偶一為之還好,若連續兩三天都這樣就實在有點受不了了。

我的工作內容呢,主要就是保持公司環境整潔(=打掃阿姨)、規劃大董二董行程(=秘書)、接送大董二董出門(=半個司機)、確保大董二董安全(=保鑣)、張羅大董二董用品(=採購)、陪伴大董二董出席重要活動(=伴遊?)、保持大董二董衣著得體(=造型師?)、捕捉大董二董的風采(=攝影),還有最重要的工作:陪睡(=???!!!!)。

如果大董二董心情好,上述的工作內容雖然繁雜但也還負荷得來;最怕的是大董二董萬一心情不好,情緒暴躁起來就很難搞,又說不清楚自己要什麼,只會說自己不要什麼...唉,不過老闆不就都是這樣?這時候也只能跟CEO私下抱怨、互吐苦水了。

看到這裡大家可能會覺得疑惑:既然這工作給假很嚴、又沒在調薪、也看不出來有什麼升遷管道,聽起來好像不是個頂好的工作,那我幹嘛自投羅網換工作哩?

嗯......

因為我的老闆是全天下最可愛的老闆呀!雖然難搞,卻讓我死心塌地。